抢 渡 “北 海”
来源:编研宣传科 发布时间:2021-07-30 09:40 浏览次数:5634 【字体:

1949年春,边纵二支已经先后解放陆丰县的甲子镇和惠来县的神泉、隆江、葵潭诸镇,惠来县东区的靖海镇已于194812月全境解放,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敌人占据的惠来县城成了孤城,处于革命武装的四面包围之中。1949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第二支队第十团在鲁阳村郑氏祖祠宣告成立,团长李扬辛、政委郑流阳。4月底,边纵二支司令员张希非到惠来县鲁阳村与中共惠陆南边县委、惠陆南边人民行政委员会及二支第十团的领导,确定520日解放惠来县城并作攻城的具体部署。

519日下午4时,我跟随司令部的领导、警卫队、短枪班、首长的保卫员及机关干部60多人按分组连线的方式从鲁阳村出发,准备经北海到达石榴潭村再转石兰口村,然后转到离县城6公里的犁头庵设立攻城指挥部。

在路上,我们经过很多崎岖的山路和大大小小的河流,至石榴潭的西岸,时间已近黄昏。但从河岸的山顶向对岸瞭望,只见白茫茫一片大水域,好似海洋,两岸的田地都淹没在大水里面,原来是大南山的暴雨,洪水从望天石山向南倾泻,形成山洪爆发,河面大约有三百多米宽,民间一称它为北海

望着奔腾澎湃的山洪,领导和同志们都感到问题不小,因为只有渡过北海,到达对岸的石榴潭村,才能转到石兰口村。但是,时间很紧迫,若误时间,就会给解放惠城的战斗带来巨大的损失。

这时河对岸石榴潭村的村民也很紧张,他们以为对岸是来了国民党的部队,村民都准备转移,民兵在岸边紧紧地监视着对岸的动态和变化。只是激流吼声如雷,完全没法互通讯息。

根据情况的突然变化,司令员张希非、政委曾广、政治部主任方东平、行委主任陈绍贡、团政委郑流阳等马上召开会议,研究渡河的方案,都认为水势之猛,河面之宽,加上人员中有十多位女同志,所有的人员中最小的十四、五岁,最大的四、五十岁,难度很大。于是司令员和政委问我:

小李,你对这一带的情况熟悉,有什么办法?我说:这时要绕道,根本不可能,因为绕道同样要趟过很多支流,更重要的是时间不允许,里程增加,花费时间长……”

接着,我向领导介绍石榴潭河下游有条支流,一条直达龙江河至神泉港入海;一条直达后吉村至总铺洋下游的见龙头村与龙江河相汇出港。其河道更宽,不仅找船来不及,而且会暴露目标,危险很大介绍完情况后,我向领导建议:抢渡北海,是唯一的行动。

接着我又向领导汇报东岸的石榴潭村有20多户100多人,他们在革命战争年代,受国民党的屠杀焚烧抢劫最惨痛,平时又受地主、反动派的政治、经济迫害很严重,该村又是我们革命活动的据点,现在村里有政权、有党员、有民兵,群众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如果有一位同志游过河去,说明情况,一定会得到群众的支持。

司令员和政委听了我的报,十分高兴,同声地说:你的建议很对。但谁能担负此重大的责任?大家正稍作静思,年仅15岁的小朝(即方嘉洲,后任北京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离休)站出来说:让我先游过去!还有不少同志都争着渡河,但领导认为山洪水流凶猛湍急,地势不熟悉,很难完成任务。我立即争着说:我知道河的地势水流,河对岸的群众我也比较熟悉,应该让我游过去,发动村民想办法抢渡。

领导很高兴地批准我先渡河。于是我马上脱下军衣,把它和枪弹捆扎在一起顶在头上,立即顶着急流抢渡北海,经过一番搏斗,我见到离对岸不远,用脚一站,能站到河床,连忙向站在岸上直盯着我的领导挥挥手,告诉他们:我已经安全渡河了!同志们都高兴地向我挥手。

我一气爬上河岸,跑步前进,岗哨的民兵发现只有一人,后来又辨认出我,不禁一哄而上,紧紧地围着我,急切地问:你的胆子真大,有什么急事……”我看到村长、党员、民兵、村民都跟上来,马上将对岸的情况告诉他们。各家各户的村民知道情况,立刻兴高采烈地献出杉木、扶梯、稻桶、浴桶、门板等,把它们用铁线、绳索连在一起,制成四只小渡桶,每只大约可渡四至六人,由18位民兵,其中有两位女民兵,在水性较好、身体较健壮的民兵的带领下,分批扶着渡桶护送至对岸,这样一批一批地冒着风浪引渡,经过一个多钟头搏斗,终于胜利地抢渡石榴潭河的北海

司令员张希非很受感动地称赞民兵说:我亲眼看到渡江英雄了!进到村,村里的婶姆、姐妹都挑着热腾腾的姜汤、稀粥,一碗一碗地端到我们的面前,同志们顿时感到一股温暖的气流在周身回荡,精神振奋,完全忘记一切的疲劳。郑流阳同志说:这么好的党员、民兵和婶姆、姐妹们给我们全力的支持,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广对我说:这里的群众基础这么好,小李应记一次大功!群众都接着说:小李同志确实是我们的好同志!

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再久留,我们又匆匆地告别群众,整好队伍,一脚高一脚低的踏着羊肠小道向石兰口村急行军前进,然后经铜山圩直抵犁头庵。在犁头庵只休息十几分钟,又经寄港村登上缶窑,建立攻城指挥部。

黎明前4点多钟,司令部发出战斗的命令,死沉沉的惠城,立刻响起震天动地的枪声,轰动春晓的惊雷。早晨,指挥部进入城郊的楼房。下午2时多,全城解放。晚上,我随边纵第十团进驻原惠来县政府。夜里,我和小朝同志谈谈说说,直到午夜。政委再三劝告我和小朝早点休息,告诉我们说:明天还有新的任务!

                                                     李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