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记忆
来源:编研宣传科 发布时间:2021-07-29 09:35 浏览次数:5652 【字体:

1946年,我参加惠来中学两次学潮后,学校当局为了遏制学生运动的发展,开除我的学籍。在地下党组织和一些同志的帮助下,我离开惠来县,到香港达德学院读书。1947年底,我重回惠城,由地下党员陈俊尧(陈平)介绍,到惠城诚信中学任教,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当时地下党组织交给我的任务主要是:发展革命力量,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黑暗,发动群众参加革命斗争。我的联系人是方八鹏、陈俊尧、方增城、方伯元等同志,我的家也无形中成为地下党的联络点。          

1947年,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国民党进行垂死挣扎,在白区对革命人民和地下党的组织进行疯狂的镇压和破坏,这给我们的革命活动带来很大的困难,革命随时都有被杀头的危险。按照组织交给我的任务,我首先从发展革命力量着手,利用从事教学工作之便,大胆而小心地在诚信中学女学生中物色发展对象。当时由我发展的同志有方秀芳、方珊瑚、陈捷卿、方银妹、谢如娟等她们都是十五六岁的进步女学生。我经常组织她们学习党的整风文献、《论联合政府》及进步刊物,揭露旧社会的黑暗丑恶,增强她们对革命的认识,对国民党的憎恨;增强她们对敌斗争的自觉性,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心。经过教育培养,她们成为开展各项地下活动的可靠力量。19485月,中共惠南县委在牛角栏村成立,领导大南山武工队开展各项斗争。                    

为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宣传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我们经常在秘密的情况下印发宣传品,为了避开敌人的视线,我们买一罐油墨往往要转过好几个人的手。印刷工作经常是深夜在家里进行,而且要把房子的窗口、天窗严加掩盖,谨防特务发现。有一天深夜,我们正在油印宣传品,突然听到敲门声,一大批成品和印刷工具、油墨已来不及妥善收藏,只好采取应急措施,匆忙地把宣传品和印刷工具一起往被窝里塞,假装有人在被窝里睡觉的样子,以防不测。宣传品刻印好后,如何送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手里,甚至送到敌人的手里?这是一件艰巨而危险的工作,千万不能有半点差错。我们经常在半夜三更进行,利用夜幕的掩护,把宣传品绑在瓦片上,投进一家家的院子里。第二天群众看到宣传品,便奔走相告说昨夜来了游击队,经过我家门口。有的说,昨夜游击队大队人马包围全城,搞得满城风雨,大长人民的志气。

支援大南山武工队的活动,也是我们的主要任务之一。解放战争时期,武工队急需子弹,地下党通过各种渠道,向国民党士兵零星收买子弹,把子弹集中起来,埋藏在我家的草堆里,然后利用惠城有买卖山草的习惯,把子弹藏在草担中由方珊瑚挑往转运点,子弹就这样经常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运往解放区。

在激烈的斗争中,国民党反动派变得更加疯狂狡猾,施展各种残酷的手段,对地下党的同志进行威胁、恫吓。有一次,武工队准备袭击惠城警察局,一名提着土炸炮的武工队员,正要冲进警察局时,因一只眼睛视力差,不慎一脚陷进水沟致土炸炮爆炸受伤,敌人开枪射击,幸好同志们掩护他撤走。凶恶的敌人把他被炸碎的手臂的肉块收集起来,挂在警察局门口,贴出告示说:隐藏在惠城的共党应赶快自首,如其不然,看此下场!有时把在战斗中拾获到的武工队员的帽子挑在刀尖上,满城示威,以此来恫吓我们敌人的残暴行径反而使我们更加警惕,我们的活动变得更加灵活、机动。为了张贴宣传标语,同志们白天预先选好地点,晚上分成几个小组出动,每组三人,一人先在墙上涂浆糊,一人在后面把标语贴上去,一人供给浆糊、标语,三人保持一定距离,以防止发生意外。有一次,方惠屏送情报给联络站,经过敌人岗哨时,碰上敌人正在严密搜查,眼见情况不好,她就机警地把情报吞下肚,让敌人一无所获。在严酷的斗争中,我们锻炼得更加勇敢、机警。

我们还扮成豪门出身的人经常出入赌馆,从中了解敌军的兵力及调动情况,并把地主的谷仓画成地图连同取得可靠的情报及时送往解放区,紧密配合武工队狠狠地打击敌人。有时还送信给地主、豪绅,警告他们不要继续与人民为敌,把敌人的反动气焰压下去。

我们还负责帮助惠城地下联络站的同志解决解放区生活上的困难,好多女同志用裤袋从家里出一袋袋白米汇集在一起,送到联络站转到解放区。

回想起解放战争时期,我们这些年仅十六、七岁的女同志,在惠城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为党的事业忘我工作的精神,为妇女的彻底解放锐意追求的壮志,同志之间亲密无间的真挚感情,如同一股清泉涌上心头,觉得一阵阵甜润。

                                                  方秀如